zd山笑 / 中醫小說 / 『中醫小說』古代的醫生之十二--薛立齋(1...

分享

   

『中醫小說』古代的醫生之十二--薛立齋(1)

2021-05-09  zd山笑

明朝正德三年(公元1508),陰云籠罩在大明王朝的上空,此時的朝廷中亂作一團,劉瑾等號稱“八虎”的太監集團正在專權,大臣們都敢怒不敢言,經常被欺負得晚上回家偷著嘆氣,有的官員甚至因為沒有給太監們上貢的銀子而畏懼自殺。

可見當時亂到什么份兒上了。

就在這年的一天,在去居庸關的路上,遠遠地走來了一隊人馬,此時正是夏天,驕陽似火,炙烤著大地,路邊樹上的知了在無聊地鳴叫著,這隊人馬中,有幾個軍官裝束的人,還有幾個文官衣著的青年人,那么,他們是干什么的呢?為什么如此步履匆匆呢?

原來,這幾個穿文官衣著的人中,就有年僅二十二歲的薛立齋,當時,他是明朝皇宮太醫院里的醫士,因為駐扎在居庸關的軍隊中出現了瘟疫,因此朝廷指派太醫院醫官前往診視疫情,剛剛考授醫士的薛立齋就被指派前往。

一隊人馬正在前行,突然,前面的馬匹放慢了速度,薛立齋凝神望去,只見前面的路上,出現了狀況。原來,是一輛馬車不知道什么緣故,翻車了,只見路旁躺著幾個受傷的人(覆車被傷者七人),呻吟之聲不絕于耳(仆地呻吟),旁邊幾個圍觀的百姓不知所措。

一隊人馬停了下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辦?

一邊是軍隊的指令,必須及時趕到,一邊是受傷的百姓,如何取舍?

就在隨行的軍士猶豫的時候,我們的薛立齋已經下馬,一邊跑到了受傷者的面前,一邊對傷員們喊著:“大家不要驚慌,我是太醫院的醫官,會馬上對大家進行救治的!”

傷員們聽到了,都掙扎著喊:“醫生,快來救救我們吧!”

薛立齋繼續安慰大家,同時對患者的傷情略作檢查,然后馬上讓隨行的軍士,到邊上的村落找來些小孩子。

啊?圍觀的人有些奇怪,這是干什么?不是要救人嗎?找小孩子干什么?

倒是隨行的軍士心領神會,立刻開始行動。

還好,邊上就是一個村落,于是眾軍士馬上飛馬去找來了幾個孩子。

薛立齋看著幾個孩子,心里有底了,他告訴孩子們:“來,大家往這個盆里撒尿,看誰尿得多!”

旁邊圍觀的人都傻了:皇上派來的這是個什么醫官啊?人家那邊躺著呢,他這讓小孩子撒尿比賽玩?

再看薛立齋,他把孩子們的尿都收集了起來,然后分到各個碗里面,端到傷者面前,告訴軍士幫忙:“來,各位幫幫忙,趁熱把這個往患者的嘴里灌!”(這是喝童便的訣竅,要趁熱喝)

于是軍士們大家齊動手,給傷者灌了下去,尤其是其中一位人事不省的,還特別給多灌了些。

結果是,沒多久,那個重傷的就醒了過來,輕傷的人也感覺好多了。

后來,這些人還特意讓人給駐守軍隊帶來了消息,他們很快就都痊愈了(皆得無事)。

看來這個童便還真是一味良藥啊,那么,身居太醫院中的薛立齋是怎么會這一招兒的呢?原來,在那個時候,太醫院的醫官經常被派到各地去執行醫療任務,比如去軍隊里處理瘟疫等的,薛立齋是個有心的年輕人,他走到哪里學到哪里,他在軍隊中的時候,就曾經特意問過部隊里的軍官,說你們操練軍隊,經常會碰到墮馬受傷的,怎么辦呢(嘗詢諸營操軍,常有墜馬傷者,何以愈之)?軍官就告訴他說:“我們的辦法就是,立刻喝童便,只要是喝了童便,很快就會好的!”(俱對曰:惟服熱童便即愈)

于是,薛立齋就在實踐中學會了一招,這個招法在他后來的行醫中被屢次使用。可見,人家薛立齋后來成為一代名醫,經驗就是這么慢慢積累起來的。

這樣的救人故事,只是薛立齋一生中眾多的救人故事中的小小的一件,他的一生,為我們留下了三千多則醫案,是中醫史上留下醫案最多的人,那么,他到底有著怎樣的經歷呢?他在政局混亂的時代,都做了什么事情呢?讓我們來慢慢地聊吧。

考試高手

其實薛立齋的名字叫薛己,字新甫,號立齋,因為中醫醫籍中多稱他薛立齋,所以我們后面也就這么跟著叫了,我們薛立齋的老家是今天的蘇州,那可真是個好地方,人杰地靈,歷史上出過好多位著名的醫生,當然,其中也包括薛立齋的爸爸,薛鎧。

薛鎧字良武,在當時是一個特有名的醫生,尤其擅長兒科和外科,他的兒科是學的哪位高人的路子呢?就是我們以前講過的宋朝錢乙的路子,他把錢乙的學術思想研究得非常的好,結果也成了此中高手。后來薛鎧因為比較出名,就被皇宮給盯上了,給選到了太醫院里,結果我們的薛鎧同志還真不負眾望,干得特別的好,最后竟然被提拔當上了太醫院的院使,就是太醫院的院長。

但是,結果好景不長,在薛立齋還很年輕的時候,我們的薛鎧同志就去世了,在薛立齋二十二歲這年,也就是他出差去居庸關的這年,薛立齋代補為太醫院的醫士。

要說這明朝的太醫院有個規矩很是有趣,就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你再有能耐,你也當不了太醫,為什么呢?因為古代有“醫不三世,不服其藥”的說法,就是說如果這個醫生不是祖上傳下來的,那么他的醫術很可能就不靠譜,所以處于謹慎考慮,最好不要服用他的藥。這是當年大家思考如何避免自己被庸醫所害,最后想出來的一個辦法,當然,現在看這是個餿主意,但是當年皇上對此很認可,覺得這的確是個好辦法,于是就規定太醫院里的醫生,如果是從社會上選拔,也要家里上幾代都是醫生的,您才算是有資格,像薛立齋這種老子是太醫院院長的,那當然更是苗紅根正了,于是就被選進了太醫院。

當然,后來也有人認為這樣不妥當,很多自個兒學出來的也是好醫生啊,于是就在嘉靖后期廢除了這個規定。

但是,薛立齋選進太醫院那是絕對正確的,因為在以后的考試中,薛立齋屢次展現了他的才華。

這都是他的父親薛鎧同志培養得好啊,您別看這兩父子在一起的時間不太長,但是薛鎧的確給薛立齋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薛立齋在后來寫的書《外科發揮》中,記載了患者患了瘡瘍,同時還發渴的現象,現在我們分析,這很類似如今的糖尿病并發壞疽,其中有很明顯的是肢端壞死的。

這里薛立齋記載了幾個醫案,其中一個是,驪貴人患了疽,病還沒有好呢,就發起渴來了,一天之內,喝好多升的水,薛立齋于是就獻上了八味丸這個方子(就是桂附地黃丸,古代的金匱腎氣丸),旁邊的那些太醫們一看,哈哈大笑,說:“薛老弟,這個方子如果能夠止渴,那我們從此以后就不再干醫生這行了!”(此藥若能止渴,我輩不復業醫矣)

那這幫醫生用什么治療呢?用木瓜、烏梅、人參、茯苓等生津的藥物,結果很糟糕,這個驪貴人越喝這些藥越渴,一點都沒有見效(茫然無功),不得已只好服用薛立齋開的八味丸,結果好嘛,只服用了三天,渴就止住了,因此特別的相信薛立齋,按照這個方子又服用了很久,結果不但不再犯病,身體還越來越好,飲食也增加了,強健得比年輕時候還好。

現在金匱腎氣丸仍然是中醫治療糖尿病的一個好的手段呢。

薛立齋在記錄這個醫案的時候說:我這個方法是從哪里來的呢?是我在小的時候(自為兒時),聽到我的爸爸說有個士大夫患了消渴病,大家都用生津止渴的藥物,服了幾年都沒有效果,倒是有位名醫用了張仲景的八味丸,不到半年病就好了。

可見,薛立齋同學很小的時候,就在他父親的身邊耳聞目濡,連父親隨便說的話他都給記住了,這實在是一個學醫的好苗子啊!

要說能夠在二十二歲這個年齡就當上了太醫院的醫士,這看來是個很幸運的事情,可是,您以為皇上那么傻,能讓您在太醫院混下去嗎?原來,這太醫院設立了好多的考試制度,讓您三天兩頭的考試,想混日子,還真沒那么容易!

因為我們的薛立齋一直在太醫院里工作來著,所以我這里有必要把明朝的太醫院給各位介紹一下,免得大家看了發暈。

太醫院里的醫生我們現在都叫他御醫,實際上這里面等級多著呢,官最大的叫院使,就是院長,一般1人;下面的副院長叫院判,一般2人;在下面的叫御醫,在永樂年間設4人(后增至18人);再往下叫吏目,設1人(后來增至10人);再往下設醫官、醫生、醫士若干,可見,當時的醫士是太醫院里最低級別的醫生了,也就相當于現在的實習生差不多。

當時經常組織醫士們考試,基本上是每個季度一次,然后是三年一大考,其中成績優異的,就往上提拔。

就在正德四年,也就是薛立齋當上醫士的兩年以后,大考開始了,各位完全可以想見當時的考試情景,考試由一個堂上官和兩個醫官主持,考題就從《黃帝內經》、《難經》、《傷寒論》等經典中出,對醫生們進行筆試。

在寬闊的大殿里,醫生們正襟危坐,展開卷紙,開始提筆疾書,考官們不停地來回巡視。(這種情景寫電視劇的人一定會大書特書,但當時的真實情況卻一定是嚴肅極了)

那么,我們的薛立齋會在考試中有怎樣的表現呢?

您甭擔心,薛立齋學的好著呢,這次考試,他考出了一個極高的成績,結果,在第二年,被提拔為吏目。

吏目是什么級別呢,就是僅次于御醫的那個級別,此時,薛立齋距離御醫這個目標只有一步之遙了。

薛立齋,努力吧,你一定要讓父親在九泉之下感到安慰!

薛立齋迎風站在大殿之前,北京初春的風,徐徐吹來,拂動他的衣襟。

 錦衣衛也生病

要說在太醫院當醫生,那絕對不是只給皇上和后宮看病,當時的太醫院還是一個行政部門,歸禮部管,它還要負責管理全國的醫政、惠民藥局等很多事情,在看病方面,皇上會指派御醫給身邊的各種人看病,所以御醫們看病的范圍也是很廣泛的。

這不,連在人們印象中兇狠無比的錦衣衛的人病了,也要找御醫來看看。

就在薛立齋被提拔為吏目的這一年的夏天,錦衣衛的一個領導,錦衣衛掌堂劉廷器老兄病了,什么病呢?是肚子上患了瘡癰,結果破潰了,流出了膿水,膿水的顏色是清稀的,他自己還感覺發熱,口渴,肚子脹得厲害,然后總是想嘔吐,不想吃東西。

于是找來了眾位御醫,大家一看,都覺得這是熱證,一定是熱毒在向里面攻呢,需要趕快使用清熱解毒的藥物,于是開了黃芩、黃連、大黃等藥。

這種情況,擱誰可能都會這么想,您想啊,肚子上有個大瘡,那還不是有炎癥?豈不是馬上需要清熱解毒?

可是,效果卻非常的不好,藥服下去以后,這位錦衣衛的領導感覺病得更厲害了,于是感覺很不爽。

這時,薛立齋開始說話了,其實本來有御醫在,還輪不到一個吏目說話,但是我估計我們的薛立齋同志一定是實在忍不住了,他說:“大家不要以為夏天就只有熱證,我覺得應該舍時從證,他現在膿是清稀的,這是寒象,說明正氣已經不足了,而且肚子脹,這也是脾胃虛寒,嘔逆也是這個原因啊,應該使用溫補的藥物。”

于是,就開了人參、黃芪、干姜、附子等溫補陽氣的藥物,這里面我要說明一下,這個方子里的人參那是補正氣的,而黃芪一定是生黃芪,它有托里生肌的作用,凡是患了瘡癰,正氣不足,無力生長肌肉將毒邪排出的,使用生黃芪那是最有效的了,方子里的干姜和附子都是暖下焦的,這兩味藥是仲景溫陽的四逆湯的主要成份,配合著使用效果最大。

這個方子服下去以后,“一劑而嘔止食進”,也就是說,只服用了一付藥,嘔逆就停止了,然后居然就想吃東西了,這使得這位劉領導很是開心,于是就讓薛立齋繼續治療,薛立齋就開了些托里生肌的藥物,結果這個瘡就慢慢地長好了。(再用托里等劑而瘡愈)

好家伙,一個小小的吏目,其眼力居然如此之好!從此,薛立齋的名字在錦衣衛里面可就傳開了。

在后來,薛立齋還看了好多錦衣衛的病證。

各位需要理解,雖然錦衣衛給人的印象是很強悍的,但是錦衣衛也是人啊,他們也要生病啊,為了保持連貫,我就提前把薛立齋后來治療的錦衣衛的醫案選幾個拿出來吧。

大家可以看一下錦衣衛做為普通人的一面。

有個錦衣衛叫楊永興的,這位估計平時的伙食一定不錯,吃得是肥肥胖胖的(形體豐厚),但是長得胖并不代表身體壯實,您看這位,走起路來呼哧帶喘的,自己感覺筋骨都是軟的,還疼痛(也不知道執行跟蹤任務時都是怎么完成的),然后是痰特別的多,還特容易渴,喜歡喝冷水。總之是感覺自己很不對勁,想調理一下,于是就找到了御醫們。

御醫們一看,您這么胖,別不是要中風了吧?于是就開出了一些疏風的方子,什么愈風湯、天麻丸的,結果這位楊永興老兄吃了以后,痰更多了,而且還感覺發熱(痰熱益甚),這幫御醫一想,這既然有痰熱,那就來點兒牛黃清心丸吧,好嘛,這跟吃水果差不多了,換著吃。

結果呢?甭問啊,一定是沒見效,只見這位楊永興老兄又添了毛病了,開始肢體麻痹了(更加肢體麻痹)。

這下大家可就慌了,本來人家沒這么多的毛病,居然給治出來了,這可就說不過去了。

于是就找來了薛立齋,薛立齋一看,您這還疏風清熱吶,這是虛的,氣虛加上腎陽虛,于是就開了補中益氣丸和金匱腎氣丸,兩個方子,同時服用(具體服用的方法我們在其它的故事里說)。

憑什么薛立齋就判斷這個錦衣衛是虛證呢?他也沒有說明,不過我們可以分析一下,首先這位是個大胖子,沒有力氣,這種虛胖的人一般都是氣虛,是補中益氣丸的適應證,而他的痰多那是腎氣不主攝納造成的,這種患者一般從說話的聲音等方面就可以判斷出來,音低怯等。薛立齋一定有他自己的判斷的方法,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薛立齋判斷得異常準確,這位錦衣衛在服用了三個月以后,這些癥狀就全部消失了。

而且,薛立齋還對這個患者進行了跟蹤追訪,得到的消息是,這位老兄身體從此異常的好,以后連著生了七個兒子,自己還活到了七十多歲。(以后連生七子,壽逾七旬)

這還有一位姓張的錦衣衛,這位已經四十多歲了,這次很倒霉,患了發背,什么是發背呢?就是后背上長了一個癰疽,這在古代是一個很要命的病,很多人都是因為發背死去的,這位張錦衣倒是反應很快,立刻就把薛立齋給請來了,薛立齋一診脈,好家伙,心脈洪數,心中暗叫不好,這個病來勢兇猛啊!

當然,這個錦衣衛老兄也知道自己的病很危險,忙懇求薛立齋一定要設法營救,薛立齋說:“《黃帝內經》里就說過,這些什么瘡啊、痛啊、癢啊的,都是心經不正常導致的,這心是主血脈的,如果心氣不足,那么血液的循行就會遲緩,這樣就會導致血液停滯,所以才會病瘡癰啊。”

沉思片刻,薛立齋決定,這次使用自己的絕招:取騎馬灸穴,采用灸法!

這是個什么方法呢?原來,這是要采用一種奇怪的方法來取一個穴位,然后再灸這個穴位,只是取穴的方法很特別,本著負責任的精神,我來給大家簡要地介紹一下。

首先,我們的薛立齋讓錦衣衛張老兄在桌子邊坐下,用胳膊肘頂著桌子,然后用一根繩子,從胳膊肘的橫紋那里開始量,量到中指尖的指甲處,這是長度甲;接下來,讓張老兄把衣服脫了,然后讓兩個人,用一根竹竿,讓張老兄騎在上面,再讓兩個人一起發力,把張老兄給抬起來,記住,一定要兩腳離地,這個時候,只見我們的薛立齋把剛才記載有長度甲的繩子拿了過來,從張老兄的從竹竿和尾骶骨的交界處量起,向上在脊背上量出了長度甲,然后做了個記號。

再接著,薛立齋又量了一下張老兄的中指指節的長度(中醫稱為中指同身寸),為長度乙,然后又從剛才做記號的地方,向左右兩側各拉出一個長度乙,盡頭就是要取的穴位了。

這通折騰,把平時凈折騰別人的錦衣衛可給折騰壞了,他簡直不知道薛立齋要干什么,但是也沒有辦法,只好照辦。

但是您別覺得薛立齋是在胡鬧,他說,這兩個穴位是心脈所過的地方,“不問癰生何處,并用此法灸之,無不愈者”。(多說一句,這種方法的確有效,現在還在應用)

于是,薛立齋在這兩個穴位就給灸了六七壯,同時還在后背的瘡癰上,放上了一個三個大錢厚的紫皮蒜片,然后在上面開始也灸了起來。

結果,這個挺嚇人的瘡癰就這樣好了。

回想起治療過程,這位錦衣衛的張老兄一定覺得覺得跟做夢一樣,這都是什么方法啊,太神秘了,同時估計也一定嚴厲警告了兩個抬竹竿的同志,一定不要對任何人提起,否則有你們好看的!

在這里,我們看到了熟悉的一幕,在李東垣給元好問治療瘡癰的時候,也是在瘡癰的上面用艾柱來灸,當時我們的確感到很恐怖,因為現在已經沒有人這么治療了,可到底這個灸法怎么用,我們當時沒有找到具體的描述,那么,在薛立齋這里卻給做了很詳細的描述,原來,是放了三錢厚的蒜片,然后在上面灸的,而且,灸的方法是:瘡癰不痛的,一定要灸到痛為止,而瘡癰痛的,一定要灸到不痛為止。他們認為這樣可是使得氣血流動,毒氣散去。

原來,薛立齋所處的時代與李東垣的金元時期相去不遠,他繼承了李東垣學說的好多內容,李東垣理論的好多具體細節,我們都可以從薛立齋這里找到。

嚴格地說,薛立齋也屬于是易水學派的,各位不知道是否記得,就是很多年以前,在易水邊,那對兒一老一小,創立的一個易水學派。

錦衣衛負責的是執行一些皇帝委派的秘密任務,所以給人的感覺很是神秘,但是,錦衣衛也是人,是人就要娶妻生子,這不,有的錦衣衛的孩子病了,也要找薛立齋來治療。

有個姓楊的錦衣衛,他的兒子才十歲,現在病了,說起來這個病也很簡單,就是腹脹,還疼痛,可您別看這是個小病,可也真急壞了做家長的(錦衣衛回了家也是普通人,估計也為孩子報考哪個學校著急上火的),于是請了醫生,服用了些消食導滯的藥,沒有效果,這位楊老兄自己就以為是不是中了什么毒了(職業導致的習慣思維模式),很緊張,于是就請來了薛立齋。

薛立齋診了小孩子的脈,發現是右關脈沉伏,在中醫里,右手的關脈主脾,這說明是脾胃出了問題,于是薛立齋判斷,前面醫生分析的沒有錯誤,是食積啊,千萬別以為中毒了。

既然是食積,那么前面醫生開的消食的藥為什么沒有效果呢?

薛立齋就開始仔細地詢問,最后果然發現,這個孩子是因為吃了過多的粽子才患的病。

這下清楚了,因為粽子這種東西是涼的,而且還是冷著吃的,脾胃虛弱的小孩子就難以消化,結果導致了食積,這里要考慮到食積的冷熱問題,這種情況是冷積,此時你用平常的消食藥是效果不明顯的,因為它無法化開肚子里的冷氣。

薛立齋的思路真是清晰,人家立刻開了一個奇怪的藥物,白酒曲,就是做白酒時用的酒曲,然后熱酒服下,各位,這里面薛立齋就用熱酒的力量,要化開腹中的寒氣,然后用酒曲消食導滯,瞧人家用藥的方法,還真是精細啊!

結果是小孩子服用了以后,很快就痊愈了。

估計從此這個孩子的理想一定不再是當錦衣衛,而是當御醫了。

童便,還是童便

當時太醫院的工作還是比較忙的,薛立齋被派來派去地執行任務,在他被提升為吏目的第二年,在執行任務的途中,他又出事兒了。

現在這年頭兒車禍是很多的了,可是看薛立齋的醫案,覺得那個時候也挺多的,這次就輪到薛立齋自己趕上了。

車禍發生的具體情景我們是找不到記載了,總之是薛立齋被一輛很大的車從身上碾了過去(被重車碾傷),當時的情景一定很是嚴峻,薛立齋自己形容是“昏瞀良久復蘇”,然后是感覺胸口象堵著一樣,喘氣都很費勁。

此時,薛立齋躺在地上,在神智清醒了以后,身上開始難受起來,這種難受簡直令他覺得自己已經活不下去了。

可是,當周圍的人聲慢慢傳來的時候,他的心中開始燃起了生的希望,不行啊,我要活下去啊,我還有高堂老母親呢,她還在等著我回家呢!我要活下去啊,我還有自己的理想沒有完成啊!

各位,到了這個緊急的時候,想找人來救治是很難的,只有自己靠自己了,于是薛立齋掙扎著,讓旁邊的人給找來個小孩子,然后接了些小孩子的尿,趁著熱氣,咕咚咚就喝了下去,就這一碗下去,薛立齋自己形容的,立刻就“胸寬氣利”了,沒過多久,胸部就沒有事兒了,只有小腹還有些疼痛。

渡過了危急時刻,這就好辦了,出差回來,薛立齋就找了自己的同鄉徐東濠先生來給看一下,徐先生就開了付復元活血湯。

這個復元活血湯是誰的方子呢?是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李東垣出的方子,成份是:柴胡、天花粉、當歸、紅花、穿山甲、酒大黃、桃仁,這個方子是治療跌打損傷后,瘀血疼痛的,其中當歸是活血養血的,桃仁和紅花都是活血化瘀的,中醫開方子的時候總是在一起用,其中桃仁偏重于固定有形的瘀血,紅花偏重于化散在全身的無形之瘀,二者相配,功效比較全面,大黃經過酒炮制以后,散瘀的作用更強,穿山甲也是一個活血化瘀的藥物,但是它更擅長的是通經絡,藥力比較大,是走竄的,能夠引破血之藥走到瘀血所結的地方,現在都給做成了山甲粉,服用比較方便。

方子里的天花粉是潤燥的,因為瘀血往往會引起燥結,而方中的柴胡是入肝經的藥,由于這個方子開始的時候是治療脅下疼痛的,所以可以引藥入肝經,但是各位需要了解的是,柴胡也有去舊生新的作用。

薛立齋服用這個方子只一劑,就便血數升,然后就發現腫痛的地方開始消退了,然后他又服用了點養氣血的藥,就痊愈了。

從此,薛立齋對童便有了切身的感受,他在自己寫的《外科心法》中說:“大凡損傷,不問壯弱,及有無瘀血停積,俱宜服熱童便,以酒佐之,推陳致新,其功甚大。若脅脹,或作痛,或發熱煩躁,口干喜冷,惟飲熱童便一甌,勝服他藥。他藥雖亦可取效,但有無瘀血,恐不能盡識,反致誤人。惟童便不動臟腑,不傷氣血,萬無一失。”

這段話,對童便的評價可真是夠高的了,可見薛立齋是在服用了以后,切身體會到了童便的好處,因此才出如此懇切之語啊。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好男人资源视频-好男人资源-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