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山笑 / 中醫小說 / 『中醫小說』古代的醫生之十三--黃元御(1...

分享

   

『中醫小說』古代的醫生之十三--黃元御(1)

2021-05-09  zd山笑

看周星馳的電影《功夫》的時候,我被片子里小孩子的經歷給吸引住了,一個小孩子,在街上碰到了個衣衫襤褸的人,此人向他推薦若干本書,有本書的名字叫《如來神掌》……

這個經歷很有趣,我在寫黃元御的故事之前,突然想起了我是怎么了解黃元御的,和這個故事還真有點兒類似。

那是在我剛剛開始學習中醫的時候,有一天,在街頭逛,看到街邊有個人在擺攤賣舊書,那是非常熱鬧的一個商業街的街頭,傍晚時分,有幾個人在有意無意地挑著圖書,我也走上去,隨便看看,都是些過期的畫報和武俠小說之類的書,我看著無聊,剛要走,突然,看到在諸多書中間,有一本書很不一樣,這是一本很舊的書,灰色的封面(現在絕對沒有書設計成這種顏色),上面黑字印著:《清代名醫黃元御傳人——麻瑞亭治驗集》,我當時根本不知道麻瑞亭是誰,更不清楚黃元御是何許人也,但是當時覺得:嘿,這里還有中醫書?而且這么樸素的封面,這么有勇氣,里面的內容一定很不同尋常,于是那起來翻了幾下。

剛這么一翻,就被書里的內容雷了一下,什么“火分丙丁,心為丁火,屬手少陰;小腸為丙火,屬手太陽……平人丁火下降,以溫癸水,所以腎臟溫暖,而下寒不生,癸水上承,以濟丁火,因而心家清涼,而上熱不作”(一般教材里火就是火,不分什么丙丁的),這些內容看著新鮮,心里當時立刻就有了感覺:這是一個地道的老中醫寫的!

于是就問攤主,這書多少錢?攤主回答:五塊錢!

就這樣,立刻就買了回來,回來以后就開始狂看,尤其是里面如何診脈的內容,我看得最仔細,結果很快就可以給別人號脈了。

沒多久別人就開始夸我號脈號得準,好多人都以為是家傳的,其實還真不是,母親還真沒怎么教過我,我都是看這本書學的。

可以這么說,我學習中醫的起步,就是從學習黃元御的理論開始的。

好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這本書早就絕版了,我在讀博士的時候,好多同學都來找我復印這本書,到今天我都不明白當年怎么會在一個賣畫報的舊書攤上,憑空出現這么一本書。

這本書現在就擺在我的面前,這是我最喜愛的書之一了,上學時被幾個臺灣同學借去復印,遲了幾天沒還,都嚇暈我了,別不是丟了吧?

當年就是由于這本書,使我知道了黃元御,因為麻瑞亭老中醫是黃元御的第五代傳人。

那么,這位清朝名醫黃元御,到底有著怎樣的一生呢?他又為什么能在中醫領域獨樹一幟呢?下面讓我們來慢慢地講吧,在講黃元御的故事的時候,可能和前面所有醫家都有些不同,以前的這些醫家我沒有見到任何的后人和傳人,所以全部都是文獻記載的歷史,對于民間傳說的名醫事跡我一概不用,而黃元御這里由于麻瑞亭老先生是黃元御的直系傳人,因此有些傳說是可以相信的,所以會錄入一些麻老說過的故事,各位知道就可以了。

苗紅根正的出身

在康熙四十四年,也就是公元1705年,一個嬰兒出生在山東省昌邑縣的黃家辛郭村,這個孩子就是我們的主人公——黃元御。

要說黃元御的家庭,那還實在是有點歷史,大家在看《三國演義》的時候,都知道有個大名鼎鼎的豫州牧、太尉黃琬,那就是黃元御的祖先,過去的人家那是講究祖上的功德的,如果祖上出了位名人,那是要世代牢記的(不包括秦檜那樣的名人),這樣可以教育后人像前輩學習。所以這黃元御的家族,就世代以讀書為榮,在明朝時還出過一位尚書,據說這位一直連任六朝,這可是一位能干的國家干部,更讓后代們羨慕不已。結果是造成了黃家上下一起讀書發奮的狀態,黃元御的父親就是一個讀書迷,擅長寫文章,做詩詞什么的,總之也算是當地的一個才子,但是似乎只是一個庠生,沒有取得什么更大的功名,于是就把這個勁頭都使到了黃元御和他的兄弟們的頭上了。

各位可以想象了,在黃元御父親的爆炒之下,此時這黃家上下的讀書氣氛一定十分的濃厚,家里的堂兄堂弟的都在一起比,看誰聰明,看誰讀書讀得好。

要說這學習環境也的確重要,它能調動人的興奮點,好嘛,黃元御就在這種氣氛里,直學得是“諸子百家,靡不精熟”,簡直就是什么書都看,博覽群書,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沒有不涉獵的。

現在看來,這些都是國學的功底,我單這么說可能您還沒有個概念,但是如果您知道日后黃元御解《易經》解得多么的好,您就該了解他現在都在打什么樣的功底了,黃元御對《黃帝內經》里的五運六氣的解釋,那是和歷朝歷代都不一樣的,他提出了人家自己的一套解釋,獨樹一幟,沒有對天文歷法的了解,能提出這么深刻的內容嗎?擱一般人,能看懂就不錯了。

所以我們可以想象此時的黃元御,本來就是挺聰明一孩子,再加上這么個比賽學習的環境,結果很快就考成了庠生。

此時,錦繡前程正在向黃元御招手,黃元御意氣風發地望著遠方,感到生活充滿了希望。

在這樣的歲月里,黃元御渡過了他的少年、和大半個青年時光。

眼睛到底有多重要

一轉眼,黃元御已經二十九歲了,此時是雍正十二年,就在黃元御“常欲奮志青云,以功名高天下”的時候,他的身體出現了問題。

這是什么問題呢?相信大家都有過體會,就是由于過度勞累,眼睛給累壞了。

這眼睛可是人身上一個很重要的器官,我們現在經常碰到眼睛累出問題的,比如打網絡游戲,連著好幾天,然后眼睛痛得睜不開的(建議在網吧設立眼保健操時間),還有寫畢業論文的,很多同學也累得眼睛通紅。

黃元御那個時候沒有電腦,但是當時的讀書照明環境卻是很不樂觀的,因為如果想用功,那就要晚上點蠟燭,那點兒光,飄忽不定晃來晃去的,您想啊,這眼睛能不出問題嗎?

黃元御的眼睛出問題是在那年的八月,黃元御自己說,本來自己身體挺好的,也沒得過什么病,但就是在這年的八月份,左眼睛突然開始發紅,自己感覺眼睛特別的發澀(左目紅澀),當時他也沒怎么在意,覺得過兩天也就該好了。

結果,三天以后,整個的白睛就開始都紅了,像出血一樣,并且開始腫了起來,漸漸地把黑睛給包圍上了。

這回可就讓人擔心了,估計當時黃元御的樣子一定是十分的駭人,大家看著都繞著走。

怎么辦呢?請醫生吧,此時我們的黃元御還對醫學一竅不通,當然要請其他的醫生來瞧瞧了。

于是,一位令黃元御非常厭惡,甚至是痛恨終身的醫生出現了。

讓我們來看看黃元御的筆下,這位醫生的形象吧,這位一出場,造型就很是別致,戴著個很威嚴的帽子(高冠),表情極端地嚴肅,說起話來,那是吐沫橫飛,黃元御的原話是“口沫泉涌”。

按說這人家是什么造型,我們不應該說三道四的,因為人家也有扮酷的自由,但是您治病倒是用點心啊?這位可到好,上來就判斷黃元御是有大腸之火,即用大黃、黃連等藥,他的意思是使用瀉下之法,讓熱從大腸瀉出。

可是服了藥以后,黃元御居然沒有什么動靜,這醫生也奇怪了?怎么回事兒?大黃都不靈?加大藥量!于是就又用大劑量的大黃瀉下。

結果,黃元御只是微微地有些瀉,還沒有什么大的反應。

可是眼睛,卻沒有見到好轉的跡象。

于是這位醫生就判斷:瀉下的方法不對,應該是外有風寒,應該散寒。

我來插一句,這就是這位醫生的不對了,我們現在不知道黃元御當時的情況,可是如果您真的要是判斷大腸有熱,使用瀉下之法,那就要加大藥量,真的讓他瀉,在臨床中有的人對大黃就是不敏感,甚至需要加到上百克才能瀉呢,您怎么能看到不瀉就打退堂鼓了呢?

這回好,該發汗了,這位醫生的法兒也真多,他弄了盆熱茶,把黃元御按在上面,然后用厚衣服給蓋上,讓蒸汽熏蒸黃元御。

要說如果真是外感風寒了,這還可能真的起作用,但這和眼睛紅腫有什么關系呢?我沒想明白,估計當時的黃元御更不明白,結果被折騰得汗流浹背,連腳后跟的出汗了(汗流至踵),但眼睛可還是沒有任何的好轉。

這下這位扮酷的醫生傻眼了,連忙告辭,說我回家再想想辦法去,就走了。

黃元御的家人也急了,連這么酷的醫生都沒辦法,這病別不是個很嚴重的病吧?

于是就又到處請人,這次找來的是一個老太太,據說這位老太太非常的擅長針灸,這位老太太一看,這白睛里面的瘀血已經這么多了,應該刺血,把瘀血放出來。

這位看來的確是有兩下子,她“輕刺白珠”,結果是流出來數十滴的濁血,黃元御的感覺說是像膠一樣的粘稠。

然后,紅腫的部位開始消退,黃元御自己也感覺很是清爽。

其實我覺得這位老太太還真是有兩下子,如果讓她繼續治療,黃元御的眼病也可能就好了。

但是命運卻偏偏不是這么安排的,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那位醫生又跑了回來,一進門,就又開始吐沫橫飛地報告:“我終于想出辦法來了!”

黃元御的家人也很著急,天啊,這么久想出來的,一定是個好的方法啊,于是就請這位接著開方。

這位想出來的辦法就是清熱解毒,用苦寒之藥,這個方子我們已經不知道了,但是藥性知道,是苦寒的藥,他給黃元御連著服用了幾十付,就是這個方子,把黃元御的脾胃徹底地給搞垮了,黃元御的身體到最后也沒有徹底恢復。

服了這些藥以后,黃元御的左眼睛開始出現了白膜,中醫叫翳膜,慢慢地開始覆蓋眼睛,這位醫生一看,又開始使用一種叫揭障丹的苦寒藥物,給黃元御口服,然后用一種苦寒的藥面,熬水熏眼睛。

最后,黃元御的左眼睛就基本全廢了,翳膜覆蓋了整個眼睛,有增生的組織還突出到了眼睛外面(蟹睛突出外眥)。

各位可以看看,這位醫生就像是個蹩腳的獵手,槍是好槍,但是這位上山東一槍西一槍,打得全是自己的同伴,沒一槍打準目標,這樣的技術真是令人悲哀啊。

可見,中醫診斷學是多么的重要,這個診斷學就好比是槍的瞄準設備,您不瞄準,再快的身手,子彈也會奔著同伴去的。

我們未來的名醫,這次算是被一個庸醫給折騰慘了。

在經過這次生病以后,黃元御的脾胃系統徹底地被傷害了(中醫認為如果不恰當地使用苦寒的藥物會傷到脾胃),從此一輩子都沒有恢復好。

更為嚴重的是:黃元御從此成為了一個只有一只眼睛可以用的人,他的左眼,不但不能使用,還嚴重地影響了他的形象。

而清朝的科舉制度規定:五官不正,不能夠被委派官職。也就是說,科舉的大門,從此在黃元御的面前,徹底地關閉了。

我要扼住命運的咽喉

此時的黃元御墜落到了人生的最低谷,沒有比這種事情再悲慘的了,你的學問不比別人差,甚至比他們所有的人都好,但是,此時卻因為別的問題,失去了和其他人一起學習、競爭的機會,這就好比是在高考前,突然告訴您,您因為某某原因(令人憤怒的是居然是相貌的原因),您不能像同學那樣參加高考了。

您想想心里會有什么滋味吧,當您天天遠遠地望著昔日的同學們去走進課堂,您這個昔日的高才生卻只能在一旁呆呆的望著,您是不是有種想痛哭的欲望?

那是一種怎樣的凄涼呢?

我都可以想象得到,黃元御當時遠遠地躲開人群,徘徊在村邊,想著同伴們都在讀書,自己的前途呢?前途在哪里呢?難道自己真的要以一個殘疾人的身份渡過這一生嗎?!

走在街上,世界也不再像是以前那樣的陽光明媚了,人們都用異樣的眼神望著自己,是啊,自己英俊的相貌已經不復存在,現在是一個令人害怕的形象,而且,人們不再把自己當作一個學子的典范,而是一個毫無前途的廢人了!

自己的志向呢?那些致仕報國的志向呢?全部都灰飛煙滅了,自己只有在夢里,才能又回到健康的時光,仿佛又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了,可是一旦從夢境中醒來,冰冷的夜色告訴自己,那些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于是兩行清淚從黃元御的眼中流出,滴落在枕頭上。

那些時候的黃元御,經常跑到周圍的山坡上,望著遠方,放聲大哭。

這對任何一個人,都是一種痛苦的磨煉,在這種磨煉中,有的人會無力地倒下,但是,有的人會再次站立起來,在磨煉中脫胎換骨,從此獲得重生!

黃元御就是這后一種人,他在經過了痛苦的煎熬以后,再次站立了起來,他要扼住命運的咽喉,他要掌握自己的命運!

一個分明要滑向谷底的人生軌跡,生生被黃元御用自己的毅力,再次扭轉過來,重新走上了正軌!

各位,黃元御是怎么辦的呢?他覺得,既然自己是被疾病給害了,那么,他就要重新在這里站起來,他要和疾病做堅決的斗爭。

就在那天,就在黃元御自己望著遠方的時候,他暗暗發誓,自己這一生,都要獻給同疾病做斗爭的事業,拼盡全力,用不后退!

后來,他實現了自己的諾言,在他短暫的這一生里,他沒有過一刻的停息。

青燈孤影讀傷寒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黃元御是怎么開始學習中醫的吧!

他首先去書店買來了一本《傷寒論》,放在桌子上就開始讀。黃元御是什么人啊,不但國學功底厚,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聰明,所以就信心足足地以為就此可以學會中醫。

但是,就是這么一個基礎好的學生,在《傷寒論》面還是敗下陣來。

黃元御自己說的,剛一看《傷寒論》的時候,整個一完全看不懂:這,這都說什么呢?張仲景老師的這些話怎么一句都看不懂啊?(詎讀仲景《傷寒》,一言不解)

這下傻眼了,沒想到上來就碰了釘子,天啊,難道《傷寒論》這么難學嗎?可人人都說這是醫學的基礎啊,怎么這上來就這么難呢?以后這還不得更難學?

要擱一般人,見硬就回了,畢竟自學是一種特費功夫的學法兒,過去一般都是先跟著老師出診,看若干日子以后,有個耳聞目濡了,心里對這些名詞熟悉了,老師再給慢慢地講理論。

但是不知道各位發現了沒有,我寫過的好多大師還真不是那么跟著師父學出來的,真正的大師似乎多半是自己憋出來的,然后才去跟老師學,這個特點很值得研究。

我們的黃元御同學也真是個牛脾氣,還是不想去找師父,要接著自己憋,但是畢竟人家是學國學出來的,知道學習方法,所以就采取了一個很好的策略,就是去書店,把所有能夠見到的注解《傷寒論》的書都買回來,碰到一個問題,就挨本書的翻,看看這位古人是怎么理解的,看看那位是怎么理解的,這就好比是找了很多的的師父,有了問題就挨個師父的問。

到底買了多少本《傷寒論》的參考書呢?買了至少幾十本,也有可能是上百本(縱觀近古傷寒之家數十百種)

各位,這就是人家的學習態度,人家黃元御為什么后來成就那么大啊,人家態度太好了,看官中有學中醫的可以比較一下自己的藏書,看看現在讀書條件這么好的情況下,您的《傷寒論》的參考書是否能和黃元御有得一比。

您再看看這個時候的情景吧,可謂是蔚為壯觀,只見我們的黃元御同學手里捧著一本《傷寒論》,旁邊放了一堆的參考書,看一句《傷寒論》,就狂翻一通參考書。

就這樣,廢寢忘食,苦讀了三年。

就這么一本薄薄的書,整整讀了三年,這種用心的確是夠專一的了。

那么,結果如何呢?

結果是:還是不懂。

當黃元御最后把書一合上,不禁長嘆一聲:這也太難了!

用他自己的話說,是“歲歷三秋,猶爾茫若,仰鉆莫從”。

估計有朋友該疑惑了,這不可能吧,《傷寒論》我們一讀可就讀懂了,沒有那么難啊?怎么號稱學冠一時的黃元御居然這么笨?

我給各位解釋一下,不是黃元御笨,您能明白的內容黃元御還能不明白,人家黃元御是對自己要求的太高了,人家所說的懂,那是要融會貫通,那是要把整個《傷寒論》吃透。

反正當時黃元御是覺得自己距離要求差得太遠了,甚至產生了這也的疑惑:是不是我們就達不到張仲景先師要求的水平了?

于是他對自己很是失望,最后干脆就把書合上,嘆了口氣:“唉,我這輩子到底能不能領會到《傷寒論》的靈魂呢?

怎么辦呢?黃元御決定暫且拋開這件事,先放松一下,看看別的書。

在放松的這段日子里,黃元御到底看什么書我們就不清楚了,總之沒有任何的記載,等到公元1737年,其實就是轉過年來的春天,黃元御重新翻開了《傷寒論》,開始再次凝神研究。

這個時候,黃元御的心已經完全的安靜了下來,他自己描述當時的情景是:“又復攤卷淫思。日落神疲,欹枕假寐。時風靜月白,夜涼如水,素影半床。清夢一肱,華胥初回。”

可見當時黃元御處于沒有任何人打攪的環境中,然后他自己是完全的融入了書里面,他在生活中的各種時刻都在思考著,甚至在夢境中,都會遇到思考的問題。

這說明黃元御當時進入了一種境界,一種人和書完全一體的境界。

在這種學習狀態里是最容易出成果的,這里面沒有任何神秘的地方,就是一個道理: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最后,出現什么結果了呢?

終于有一天,黃元御在思考的時候,突然心里靈光一現,然后就豁然開朗了,原來是這樣啊!按照他自己的說法是:“恍然解矣!”

不用我說各位也知道了,黃元御終于對《傷寒論》有了更深刻的理解,這使得他在研究《傷寒論》方面一直站在很前沿的位置,直到今天,我們在提到研究《傷寒論》的流派時,還會經常提到黃元御。

寫到這,我感覺黃元御的學習方法有點像我們前面寫過的徐靈胎,也是拿著參考書自個兒學,然后開始批注這本書。

黃元御也是,當時豁然開朗以后,他覺得以前別人注釋的都不夠完善,于是就想自己寫本注釋的書。

結果,人家立刻就開始寫書了。

這本書叫《傷寒懸解》,當時只是打了草稿,然后由于生活動蕩,就沒有寫下去,在十年后,這本書將在黃元御的手中被完成,并成為中醫史上研究《傷寒論》一本重要的著作。

我曾經告訴過各位,這個《傷寒論》就是中醫臨床的基礎,每個中醫開方子都會從這本書里面找到靈感,自打這黃元御把《傷寒論》給吃透了以后,他就有了去進行臨床實踐的底子了。

只不過這個底子打得也太費時間了,一本書折騰了這么長的時間,這要是擱現在,學校領導早就急得跳起來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好男人资源视频-好男人资源-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