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回火星i / 農民日記 / 一段關于咸鴨咸菜的歲月

分享

   

一段關于咸鴨咸菜的歲月

2021-05-09  跟我回火...

我爸終于反抗了。

早飯吃粥,從小就是,也吃了幾十年了。今兒早上,我爸盛了一碗粥放桌上,坐在粥前,對江女士說:明早你帶著搪瓷缸去賣早點哪里買粥吃行不行,天天煮粥,柴火都燒完了。(去年秋天存的過冬柴火,早在初春的時候就燒完了,這時令摘茶沒有時間去弄柴火。現在廚房只剩屈指可數的柴火)

他這話,柴火要是豐盈一點,吃粥他也是可以的。他不在意自己早餐吃粥還是吃面,他在意的是柴火沒有了。我爸的反抗是為柴火反抗。

農村人一輩子可以就做那么幾件事,吃飯也是,一日三餐也可以沒有花樣的吃一輩子。也不嫌煩,也不在意自己想吃什么。吃,不為了口腹之欲,完全就是活下去。

江女士和我爸都是苦日子過來的,他們的小時候是一段艱難的歲月。每天一睜眼,就想著法子弄吃的,能把肚子搞飽是一件奢侈的事。一到冬天我就吵著要吃紅薯,無論蒸紅薯、烤紅薯,我們吃得再香,我爸看都不看一眼。他的原話是:小時候吃那東西吃的溫慫。我爸一個從來不挑食的人,都對紅薯帶著一股恨意,可以想到他小時候的伙食是多么單一。

無論春秋,江女士煮飯都會蒸一碗咸鴨。我小時特喜歡咸鴨湯淋飯,能吃兩大碗,現在愛美,吃咸容易水腫,就再也沒對咸鴨伸過筷子。江女士有時候會敲著碗說她小時候吃咸鴨,都是外公給夾分著吃,誰干活干的少了,就沒得吃,干吃飯。我弟在一旁:咸鴨又不是什么好東西,還分著吃?江女士幽怨地繼續:那時候嘴巴多,飯少,一人只有一碗飯,沒得續。一碗咸鴨一大家子人圍著,就幾塊,人人都要一塊,日子不用過了,明天一大家子人全喝風。

得到咸鴨的人,一塊咸鴨就著一大碗飯,把咸鴨往嘴巴里嘬一口味道,吐出來,再劃一大口飯。三姨娘因為念書,沒時間干活,總是吃干飯。她就趁著外公抬頭喝酒的時候,偷偷撿一塊咸鴨塞進嘴里。有時候被外公發現少不了一頓打。哪像現在吃東西可以自己拿筷子夾。

說了咸鴨,怎能不提它的CP咸菜。咸菜下飯也下粥,粥在鍋里咕嚕咕嚕翻滾,迅速盛一碗,用指頭鉗著碗小碎步端到桌上。燙粥費小菜,小時候吃粥,江女士都是讓冷一冷再吃。粥也不管飽,續航能力差,撐不到午飯就前胸貼后背。為了節省力氣,我會靠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等著江女士喊吃午飯。

不知道你們刷短視頻,有沒有刷到過一個貴州那邊的美食博主,他有只叫灰灰的狗,每次吃飯前,他都會喊一聲:灰灰七飯咯。直到昨晚,我發現我爸也是這樣喊我的。

——2021.04.02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好男人资源视频-好男人资源-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