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茂華叔 / 文件夾1 / 如果諸葛亮來到當下,不知道能不能舌戰公...

分享

   

如果諸葛亮來到當下,不知道能不能舌戰公知?

2021-05-08  佛山茂華叔
如果諸葛亮來到當下,不知道能不能舌戰公知?

諸葛亮舌戰群儒

諸葛亮舌戰群儒的故事,素來膾炙人口,引人入勝。《三國演義》第四十三回:諸葛亮舌戰群儒,魯子敬力排眾議。對此進行了詳細記載。就這么一個章節,便讀得你爽到心里,讀得你知道什么叫辯才無障,什么叫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

其時曹操大軍壓境,孫權、劉備面臨被曹操一鍋端的危險。孫、劉兩家能否聯合,關乎生死。

然而,孫權的廟堂之上,卻有那么一些“飽學之士”看不清形勢的嚴峻又或者醉心自己心里的小九九,對聯合抗曹這一迫在眉睫的大事嗤之以鼻。于是,說服這些人也就成了諸葛亮東吳之行的重中之重。

好在諸葛亮舌戰群儒,促成了孫、劉聯合,要不然,中國的歷史就要改寫了。這是世人皆知的歷史典故,我們本不想作重復贅述。

然而,觸史生情,又讓我們產生聯想:如果諸葛亮來到當下,能不能舌戰當下的公知?因為,諸葛亮舌戰而勝之的那幫“群儒”,都可以說是當下公知的祖先且當下的公知已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N多倍了。

于是,歷史與當下在我們眼前交錯起來——

通過魯肅的周旋,孫權的親自安排,那天,諸葛亮在孫權的大堂上與“群儒”正面接觸了。“群儒”個個峨冠博帶,正襟端坐,道貌岸然,不可一世。諸葛亮深知自己身上的使命之重,以誠相待,與“群儒”一一見禮后才在客位上落坐。哪知諸葛亮的謙遜不但沒有拉近“群儒”的感情,還降低了自己和自己代表的劉氏集團在“群儒”心里的位置,“群儒”的言語更是毫不留情。

張昭一上來就是當頭一棒:“你諸葛亮平日里不是自比管仲、樂毅嗎?怎么入職劉備后,非但沒幫劉備搶一塊地盤,還被曹操打得棄新野,走樊城,敗當陽,奔夏口,無容身之地”呢?可見張昭心里是多么看不起諸葛亮這個隴畝耕夫,看不起劉氏集團。

如果諸葛亮也跟張昭一般見識,只怕會立即輪拳相向:你他媽有這么跟客人說話的嗎?老子今天就來教你怎么做人!

但諸葛亮就是諸葛亮,什么情況下都不會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諸葛亮想的是推倒阻礙孫、劉聯合的攔路虎,促成孫、劉聯盟。諸葛亮淡淡地答道:“要說取地,我們取漢上之地,易如反掌。只是我主躬行仁義,不忍奪同宗之基業罷了。要說與曹操作戰,那是因為我們的家底薄呀,兵不滿千,將止關、張、趙而已。但也要看到我主的民心所向和未來不可限量的前途呀。君不見,縱是當陽之敗,仍有數十萬人民背井離鄉而跟隨我主么?得民心者得天下,張大人大可不必把眼睛盯在一時之得失哦。”

諸葛亮一席話,說得張昭啞口無言。

張昭只看現象不看原因,只看結果不看過程,只看眼前不看未來的眼光跟當下公知的邏輯不是如出一轍嗎?公知不就說前三十年老百姓還餓肚子么?公知不就說社會主義國家窮,資本主義國家富么?公知不就從來不看舊中國災難深重民不聊生么?公知不就從來不看新中國是在一片廢墟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么?而且,你跟他們理論的時候,他不但聽不進去,還會反手一巴掌:極左!然而就自顧自說,再也不和你接招了。我們不知道如果諸葛亮再世,如何面對這種情形。

忽又一人抗聲問曰:“今曹公兵屯百萬,將列千員,龍驤虎視,平吞江夏,公以為何如?”說這話的人是虞翻。諸葛亮一聽,就知道這個人被曹操嚇破了膽,聽任這種情緒蔓延,后果不堪設想。于是答道:“曹操的百萬之眾,不過是一幫人心渙散的烏合之眾,沒什么可怕的。只要孫、劉聯合,且我們的糧草充足,我們依據長江天險這一屏障,用兵得當,英勇抗敵,勝利就屬于我們。”虞翻想想有道理,不作聲了。

當下公知不也被美國的外強中干嚇得不醒人事么?面對美國在我南海搞事,主張退讓;面對美國各種無理霸凌要求,主張接受;甚至美國提出的嫁禍我國的疫情天量索賠,還是主張接受。你若言戰,他們就給你一頂好戰必亡的帽子,然后繼續去抱美國的大腿。我們不知道,諸葛亮再世,面對這些公知時啥辦?

步騭見前二位敗下陣來,舌頭一卷,對諸葛亮進行人身攻擊:“你這回來不就是效仿張儀、蘇秦當說客的么。”你步騭陰損俺諸葛亮也就罷了,陰損先賢那可不行,諸葛亮當即揭露步騭的淺薄“你以為蘇秦、張儀只是一個賣嘴皮子的人嗎?你大概還不知道他們二人也是豪杰吧?蘇秦佩掛六國相印,張儀兩次為秦國宰相,都是匡扶國家的謀士,可不是那些畏強欺弱、怕刀怕槍的人所能比的。你步騭還沒有與曹操交戰就嚇得要尿褲子了,竟還好意思在這里笑話蘇秦和張儀?”一席話就揭了步騭的老底,步騭再不作聲了。

薛綜見之,立馬上陣,一個勁的吹捧起曹操來:“今曹公已有天下三分之二,人皆歸心。劉豫州不識天時,強欲與爭,正如以卵擊石,安得不敗乎?”諸葛亮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薛綜這種數典忘祖為敵人搖旗吶喊的人。諸葛亮當即痛斥道:“好一個沒有君臣父子、沒有高低倫理的薛綜!人生在世,忠孝為本。曹操的祖宗食漢祿,卻不思報孝漢室,反懷有篡權叛逆之心,讓天下人憎忿,你還為他搖旗鼓舌,說天數歸之曹操,你可真是無父無君、沒有倫理綱常的人呀!我沒有必要同你講話,你不必多言了!只是奉勸你懸崖勒馬,改邪歸正,以免遺臭萬年。”罵得薛綜幡然醒悟,恨不得地下立即裂開一條縫鉆了進去。

就這樣,諸葛亮舌戰群儒,各個擊破,促成了孫、劉聯盟,挽救了國家也挽救了“群儒”,開創了新的歷史篇章。為節省篇幅,后面的戰況我們就不一一陳述了。

當下的公知,不也跟步騭、薛綜等群儒一個德性么?在他們的嘴里,美國就是好,美國的空氣就是香甜,投降不丟人,跟著美國才會有前途。你一談愛國,他們就說你是愛國賊。你若揭穿他們的謊言,他們不是顧左右而言他,跟你耍流氓,就是說你打壓言論自由,文革重演……如此等等。

我們不知道如果讓諸葛亮舌戰今天的公知,他會有什么法子,能不能戰而勝之。但我們知道的是,諸葛亮之所以能舌戰群儒,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那時的“群儒”還有廉恥之心、愛國之心和倫理道德。如果換作今天的公知,諸葛亮無論怎樣義正辭嚴,都不會有公知的“語塞”、“滿面羞慚”、“喪氣而不能對”,更不會有王朗被諸葛亮罵得羞愧難當,一口氣沒緩過來從馬背上摔死,有的只會招來公知響徹云霄的喊打喊殺聲。

行文至此,我們不禁感嘆:這個世界上最為可惡可恨的人,就是那些泯滅了良心的人。這些人成了公知,真的是一個時代的大不幸。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好男人资源视频-好男人资源-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