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齋 / 待分類 / 歲時,立夏。

分享

   

歲時,立夏。

2021-05-05  菊齋
 “歲時  5月5日  立夏
太陽到達黃經45度
一候螻蟈鳴,二候蚯蚓出,三候王瓜生

明  周臣  閑看兒童捉柳花圖局部




初夏大概是一年之中,我覺得最閑適的日子。

春天太忙,百草千花雜著疾風暴雨,嘩啦嘩啦地開了又嘩啦嘩啦地謝了,總讓人有一種“哎呀哎呀快去看花”的緊迫和慌亂……我每年都想寫寫桐花和紫藤,實在是來不及啊。

等桃花梨花櫻花海棠桐花紫藤丁香玉蘭木香都開完了,好了,終于安靜了。接下來開的,都是能陪你慢慢變老的花。人也可以懈怠下來,小睡一會,有個空看看小貓小狗打個架。

在八百多年前某個初夏的午后,楊誠齋午睡起來隨手發了個朋友圈:

梅子留酸軟齒牙,芭蕉分綠與窗紗。

日長睡起無情思,閑看兒童捉柳花。


這大概是他無數個初夏里,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午后。

這個再平常不過的午后,因為誠齋的天真之眼,成為了經典。

楊誠齋之后三百多年,周臣依據這首詩,畫了一幅初夏捉柳花圖。




柳花是很小很小的。

周臣畫的《閑看兒童捉柳花》里,柳花幾乎是找不到的。但是他把芭蕉映到窗紗上、還有午睡的床榻都畫得很清楚。


明  周臣  閑看兒童捉柳花圖

明四家之一的仇英也畫過《捉柳花圖》。

放大很多倍以后,仇英的柳花比周臣的大很多,起碼你可以看到那象征著柳花的白點點……


明 仇英 捉柳花圖局部

來源于菊齋高清書畫庫


是不是有點感覺這些捉柳花的小娃娃蠻像的?

對的,周臣是仇英的老師。

周臣還有另一個弟子更加有名,唐寅。

唐寅和仇英都擠進了明四家,然而他們的老師周臣,生前的名氣便落于唐寅和仇英之后。


在周臣的時代,文人趣味的吳門畫風正高歌猛進,風頭漸漸蓋過重視技法的院體畫風,彼時被尊祟禮遇的,不再是技法高超的畫工,而是以元四家為榜樣的、能書能畫的全才型藝術家。

曾刻苦臨摹李唐、戴進、郭熙、劉松年的周臣生不逢時。

《佩文齋書畫譜》里說:

唐子畏畫師周臣,而雅俗迥別。或問:臣畫何以俗?曰:只少唐生數千卷書。

只這幾行字,讀來便令人嘆息。

也有人深愛周臣。大概是晚明孫慎行的《玄晏齋文鈔》里說,其父畢生酷愛周臣的《唐張公藝九世同居圖》一卷,哪怕已經窮得要靠當東西過日子了,別人持金來購,他那執拗的老父仍不肯割愛,只是說:這畫是我的,我要多看看這畫。

王世貞的《弇州四部稿》里也說,周臣畫的《韓熙載夜宴圖》,時人明知是仿作,仍有江南大姓重金購入。

可知,明四家里有二家出于周臣門下,是有道理的。

細看唐寅和仇英的畫里,那些相似的嚴謹、工整,那些一絲不茍的院體派的章法和技法,那些綿密和蕭散的渾然,想來,都是從周臣處得來。

上圖:明  周臣  閑看兒童捉柳花圖局部
下圖:清  華冠  周東村像




歲時荏苒,又到芭蕉分綠時。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里說:立夏是農歷四月的節氣。萬物到了立夏,都長大了。

立夏,四月節。立字解見春。夏,假也,物至此時皆假大也。

立夏有三候,謂初候螻蟈鳴,二候蚯蚓出,三候王瓜生。

明  周臣  閑看兒童捉柳花圖局部

初候的五天,大地中陰氣開始出現,喜陰的螻蟈開始鳴叫。

初候,螻蟈鳴。螻蟈,小蟲,生穴土中,好夜出。今人謂之土狗是也。

二候的五天,見陰卷曲、見陽伸展的蚯蚓也開始活躍了。

二候,蚯蚓出。蚯蚓即地龍也。

三候的五天,王瓜開始生長。《圖經》里說平野田宅及墻垣間,王瓜到處都有,葉似栝樓……栝樓我還見過,王瓜真不大曉得。

三候,王瓜生。《圖經》云王瓜處處有之,生平野田宅及墻垣,葉似栝樓烏藥,圓無丫,缺有毛,如刺蔓,生五月,開黃花,花下結子,如彈丸,生青熟,赤根似葛,細而多糝,又名土瓜,一名落鴉瓜。


萬物到立夏,都已長大。

三四百年過去,在周臣、唐寅、文徵明、仇英生活過的蘇州,立夏仍是畫里那般濃陰匝地的樣子。

前時藝文社小集,尋的地方是唐寅園。園里最深處,一圈很大的墓,比文徵明墓大得多,前看時,有一副對子:花塢菰村雙丙舍春風秋月一才人。

唐解元一生抑郁,到底留下了身后名。而他那豁達無私的老師,生前名不如他,身后名也不如他。不過周臣好象是不怎么在意的。

再過幾百年,又有誰曉得會怎樣。

留得下來不會變的,大概只有眼前實實在在的:芭蕉分綠,梅子留酸,滿地亂撲的柳花。還有,天氣越來越熱了。

立夏日,拉雜以記。

世間 · 好物


作者:任淡如

本文為菊齋原創文章。公號轉載請聯系我們開白授權。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好男人资源视频-好男人资源-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