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拾史事 / 待分類 / 朱標死后,朱元璋考慮過立朱棣為太子嗎?

分享

   

朱標死后,朱元璋考慮過立朱棣為太子嗎?

2021-05-04  時拾史事
大明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閏五月,明太祖朱元璋駕崩于應天皇宮(今南京故宮),遺詔命皇太孫朱允炆繼位。幾天后,朱允炆于靈柩前即位,改明年為建文元年。
民間野史傳聞,當年朱元璋召劉伯溫進宮給他算命,算算大明江山能延續多久,自己能在位多長時間。劉伯溫告訴朱元璋:“陛下能在位三十五年,不過其中有四年被人偷走了。”朱元璋聽完哈哈大笑,覺得憑自己的威望什么人能從他手下將江山偷走四年。時間來到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這一年燕王朱棣攻克應天府(今南京),登基為帝,并且為了向天下宣示朱允炆的皇位得來不正,宣布將朱允炆在位四年的年號全部改為洪武,改建文四年也就變成了洪武三十五年,也不知是劉伯溫預言精準,還是民間段子手深諳內涵。
說起明惠宗朱允炆,那可是歷來為世人感慨最可惜的明朝皇帝之一(常年上榜的還有景泰皇帝、崇禎皇帝)。
他是明朝的第二位皇帝,在位僅僅四年,其中絕大部分時間在與他的四叔后來的永樂大帝朱棣交戰。朱允炆時代在整個明朝二百多年的歷史中宛如白駒過隙一般,曇花一現。因為在位時間短,很多政策來不及施行,因而他對整個明朝發展的影響微乎其微。然而也就是這樣一位皇帝,存在感極為強烈,明朝最初的幾十年一直有建文帝出沒的消息,直到清朝乾隆年間乾隆皇帝還為其上謚號“恭閔惠皇帝”,可以說朱允炆也是明朝最具傳奇色彩的皇帝。
朱允炆一生的悲劇有人說源于其父朱標的早逝,如果朱標能夠活到登基,再將皇位傳給朱允炆,情況將大為改觀。但與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樣,如果朱標沒死,那么朱允炆或許都不一定能當上皇帝。

一、大明不可動搖的儲君動搖了

懿文太子朱標是朱元璋的第一個兒子,他出生的時候朱元璋已經28歲了,在那個年代來說已經算得上是老來得子了。所以朱元璋對這個兒子特別關愛。朱元璋重視朱標還有一個原因,當時的朱元璋已經算是一方小霸了,朱元璋農民出身,既然有了產業自然要傳給兒子,所以打朱標降生起就被當作接班人來培養。朱元璋當大帥的時候,朱標是少帥;朱元璋被封為吳王的時候,朱標是吳王世子;朱元璋當了皇帝,朱標就成為名正言順的皇太子了。
影視版朱標
建立大明后,朱元璋對朱標的培養更是用心。朱元璋自幼窮苦出身,沒什么文化,但老朱深知再窮不能窮教育,尤其一個王朝的繼承人必須有文化修養,因而朱元璋為朱標配置了明朝最強大的師資力量,當世的大儒宋濂等人均做過朱標的老師,后來宋濂還因為這個撿了一命。
有這么多的名師一對一輔導,文化上看來不用擔心了。然而一個太子要想坐穩位置就得有自己的班底,縱觀歷代王朝開國時期的權力交接絕對是最兇險的時刻,這是從開國的武功皇帝向守成的文治皇帝的過渡階段,稍有不慎必將給王朝帶來巨大風險。朱標能不能鎮住場子很重要,所以朱元璋決定幫他一把。
在中國古代皇太子有自己的一套班子,俗稱東宮,說白了就是個小朝廷,比如朝廷有少師、少保、少傅俗稱“三孤”,太子的東宮也有這批官員,不過都要在前面加“太子”二字,以顯示其是太子的官署。朝廷官員與東宮官員這本應是兩套人馬,然而在朱元璋的關懷下,朱標的東宮僚屬直接由大明的開國元老功臣兼任,不再另設。例如左丞相李善長兼太子少師,右丞相徐達兼太子少傅,中書平章錄軍國重事常遇春兼太子少保,以及我們熟悉的劉伯溫、馮勝等等都既是朝廷官吏,又在太子東宮兼職。朱元璋這么做倒不是怕朱標搞小集團造反,故意安插自己的人監視太子。
之所以搞這么一套,其目的就是想讓朱標事先熟悉了解這些元老功臣的秉性,培養相互之間的默契,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權力更迭后,朝堂上往往大批先帝舊臣會遭到清洗,這雖然有助于新皇帝樹立威信,但也會導致一段時間的朝政空轉。朱元璋這么做是想要將這些元老功臣作為朱標的親信,等朱標繼位后便可以直接任用這幫人了,省去了麻煩,而且元老功臣兼任東宮官署還可以培養朱標的執政能力,一舉多得。
朱標是太子,總有一天是要自己獨立處理政務的,為了防止朱標到時候手忙腳亂,也為了讓他可以做出成績鎮住場子洪武十年(公元1377年)朱元璋便開始讓朱標以皇太子的身份監國理政,提前接觸國家大事,這一年朱標23歲,已經做了十年太子了。
從以上種種便可以看出朱元璋對朱標的重視,這既是父親對兒子的愛,更是皇帝對儲君的絕對信任,縱觀整個大明朝,再也找不出第二對這么和諧的皇帝與儲君。
朱元璋荊棘訓朱標
而朱標也沒辜負朱元璋的期望,雖然朱標為人隨和,但是其治國理政的能力還是得到了朱元璋的肯定,朱元璋也知道可以馬上得天下,但不能馬上治天下。可以說,于公于私朱標都是一個完美的繼承人,只要他活著其儲君地位就不可能受到動搖,而大明朝權力的交接也將在平穩的環境下進行。

二、國有長君,社稷之福?

然而歷史就喜歡開玩笑,大明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四月丙子日(公歷5月17日),皇太子朱標薨逝,這件事情徹底改變了明初乃至整個明朝的歷史走向。
朱標死的時候年僅38歲,此時朱元璋已經65歲了,屬于那個時代的高齡老人,老年喪子無疑對朱元璋造成巨大打擊,然而比起這,儲君之位的懸空更是對朱元璋的一大挑戰。在朱元璋之前歷朝歷代也曾多次出現過儲君先一步去世的情況,一般來說這之后只有兩種選擇,要么是立太子的弟弟,要么選太子的兒子,當然各有利弊。

胡軍版老年朱元璋

為了體現民主性,在朱標去世僅三天后,朱元璋便召開大明第一屆儲君(遞補)選拔大會。據《明太祖實錄》記載該次大會由主持人兼裁判的朱元璋首先發言,朱元璋致開幕詞:闡述了本次大會的中心主題——立儲。并且提出了立儲的選拔標準——“國有長君是社稷之福”。
就是打算立自己的兒子,畢竟朱元璋孫子輩中最大的還不到20歲。在這一標準之上朱元璋進一步闡述自己的第四個兒子(朱棣)聰明、仁厚、英武都很像自己,話里話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然而這時唱反調的出來了,翰林學士劉三吾站出來對朱元璋說道:“國有長君是社稷之福,皇上說得很有道理,但是皇上這么做把秦王和晉王置于何地呢?”秦王和晉王是朱元璋的二兒子和三兒子,根據明朝官方記載他們和朱棣一樣也是馬皇后所生,就是所說的嫡出,因而如果要立朱元璋的兒子的話,這哥倆在繼承順位上要優于朱棣。
劉三吾的這番言論使得朱元璋立朱棣為繼承人的前提條件不攻自破,既然長君是社稷之福,那么秦王和晉王不是更有福嗎,正因為如此朱元璋無奈之下只得作罷。但朱元璋這樣一位雷厲風行的皇帝竟然因為一個小小的翰林學士反對就作罷了,好不科學。
實際上《明太祖實錄》上的這段記載是有疑問的,畢竟朱棣在篡位后曾經幾次修改《明太祖實錄》,所以一般認為這段記載是朱棣登基后為了打造自己人設,給自己臉上貼金。
《明太祖實錄》——一本經過三次修改的實錄
不過如果回到當時的情景,會發現當時的朱元璋正處于一個兩難的地步,因為擺在朱元璋面前的有兩大難題。其一是分封在各地的藩王和嗣皇帝的關系,朱元璋十分擔心自己死后,繼位者管不住這些坐鎮一方的藩王。另一方面,朱元璋又擔心嗣君可能會不顧骨肉親情,為了皇位對這些叔叔痛下殺手,這也是朱元璋所不能接受的。
朱元璋窮苦出身,因而格外重視親情,所以即使那么多的兒子不成材,他也依然不忍對他們苛責,他朱元璋刀頭舔血好不容易掙下這么一大份家業,他給子孫什么都安排好了,就希望朱家子孫能和平共處,健康快樂地繁衍下去,他在世時能夠很好處理這些矛盾糾紛,他更希望在他死以后嗣君也能夠將這一份親情延續下去。
如果選擇朱標年幼的兒子,那么等朱元璋駕崩,年輕的侄兒如何鎮住這些有虎狼之心的叔叔們,一旦鎮不住這些王爺,更容易發生皇室內亂。相反,如果另立長君,以兄制弟則會大大降低這種可能性,因此不能說朱標死后朱元璋沒有考慮過立長君的問題。
除了嗣皇帝和藩王的關系讓朱元璋放不下心外,朱元璋更放心不下武將們。相較于嗣皇帝和藩王可能在自己死后才兵戎相見,朱元璋更擔心繼位者根本鎮不住這些和他一起打過天下的悍將。
對了這里要再提一個人,就是藍玉。藍玉可以說是朱元璋在位后期諸將中的第一人了。而藍玉這個人他的出身也不一般,他是常遇春的妻弟,而常遇春又是太子朱標的岳父,所以作為太子妃的舅父,藍玉是鐵桿外戚,因而朱標在世時其極力維護太子的儲君地位,是堅定的太子黨。拋開這層親戚關系,藍玉本人與朱標的關系也極好。

藍玉塑像

好到什么程度呢,藍玉在朱標面前可以毫不忌諱地說朱棣有不臣之心,必須提防。要知道藍玉這已經參與到了皇室的內部事務上了,人家朱標與朱棣是親兄弟,你一個太子妃舅父這關系遠了點吧,一不小心就可能背上一個離間皇室關系的罪名被殺。
但是藍玉對此毫不在乎,由此便可看出藍玉對于朱標是極其信任的,因而才會說出這種禁忌的話,并且朱標也并沒有懲罰藍玉,可見朱標對自己有信心,能壓住藍玉這等悍將。如果朱標不死,還順利登基了,那藍玉一定會是朱標倚重的左膀右臂,但是朱標死了,風向大變。
據《太祖實錄》記載,在朱標去世三年后的洪武二十八年(公元1395年),朱元璋對自己的兒子們說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朱元璋表示自己分封在各地的兒子都是些不成器的家伙,資質平庸,見識短淺,只知道吃喝玩樂,除了好事什么都干,對于國家防務等軍事問題一概不知,完全不能承擔起朱元璋對他們的初心,從這段話中,便可看出朱元璋對自己死后政治局勢演變的濃濃擔憂之情。
總之,出于對宗室關系和駕馭武將的考慮,朱元璋可能有過另立長君的打算,但不一定是燕王朱棣,當時比朱棣年長的秦王和晉王也都在,非要立長君的話立他們兩個更合理。
朱棣不比朱標,無論是立嫡還是立長,他都不占據優勢,朱元璋自己編的《皇明祖訓》還在那擺著呢,不能啪啪打自己臉啊,非要強行跳過兩位哥哥去立弟弟,到時候要是掀起什么風波,年邁的朱元璋能不能承受還是一個未知數。退一萬步說,朱元璋鐵了心了就非得立朱棣,行不行!也可以,但必須等秦王和晉王都去世后才有可能,熬死了老大,老二上;老二死了,老三上;等老三一死,不就可以名正言順到老四了嘛。
但是秦王和晉王都啥時候去世的呢,秦王朱樉去得比較早,洪武二十八年(公元1395年)就沒了,不過老三晉王朱棡就比較堅挺,直到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三月才戀戀不舍離開人間,四個月后的洪武三十一年閏五月朱元璋也駕崩了。
也就是說晉王朱棡去世到朱元璋駕崩這四個月里燕王朱棣確實是朱元璋活著的年紀最大的兒子,說他是長君無可厚非。但是朱元璋作為大明開國之君,他會為了立朱棣為繼承人而冒險懸空儲位,然后天天注意養生和自己的兩個兒子賽跑,最后成功熬死秦王和晉王,扶持燕王上位?
想象一下,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為了確保自己的四兒子上位,和自己兩個三十多歲正當年的兒子比誰活得長,這是一種怎么樣的精神,這絕對是缺心眼才干的。

三、撿漏的朱允炆

朱元璋或曾考慮過另立長君,但是大臣們的反對以及以往的歷史教訓,再加上朱元璋對朱標的偏愛,使得朱元璋最終放棄了另立長君的想法,仍從朱標這一支系中挑選繼承人。這是不是意味著朱允炆就能躺贏呢?并不是,相反朱允炆最大的挑戰才剛剛開始。
既然又回到了選孫子的議題上,那么接下來就來看看朱標的子嗣。朱標的妃嬪不多,史書可查的只有兩位,看來朱標這個人不太好色。一位是元妃常氏,開平王常遇春長女;另一位是繼妃呂氏,太常寺卿呂本之女。
朱標的子嗣有六位(還是不少的),分別是虞懷王朱雄英,常氏生,早夭;建文帝朱允炆(洪武十年生),呂氏生;吳悼王朱允熥(洪武十一年生),常氏生;衡閔王朱允熞(洪武十八年生),呂氏生;徐簡王朱允熙(洪武二十四年生),呂氏生;第六子,呂氏生,早夭,未命名。
在朱元璋考慮接班人的問題時,朱標兒子中最有希望的就是朱允炆和朱允熥這兩位了,這二人年齡相仿,在當時都已經十幾歲了,勉強算作“長君”,其他都太小了不予考慮。
但這時候又有一道難題擺在了朱元璋面前,那就是朱允熥絕對不能立,只能選擇朱允炆。其實從名份上來說,按朱元璋自己定的《皇明祖訓》來選擇的話無疑朱允熥是最合適的,其生母太子妃常氏是朱標的原配,從宗法上來講朱允熥屬于嫡次子,由其繼位完全名正言順,并且常氏早在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年)就去世了,朱元璋也不用擔心自己死后發生什么后宮干政的事情。
但是朱允熥有一大劣勢,那就是背后存在的母家勢力,其母是常遇春的女兒、藍玉的外甥女,常、藍兩家屬于開國功臣家族,本來就已經勢力頗大,如果由朱允熥繼位,到時候會不會形成外戚干政的局面,再想到歷史上那么多外戚干政奪取皇權的例子,朱元璋絕對不能容忍的,因而朱允熥出局。

常遇春畫像

這樣一來就剩朱允炆了,但如果要選擇朱允炆的話,在名份上又有點說不通。因為朱允炆出生的時候,其母親呂氏只是一個側室,這也就使得朱允炆的地位在宗法上來看屬于庶子,盡管后來呂氏被扶正了(朱元璋干預的結果),但其實在宗法制的規定下,根本沒有什么側室扶正一說,繼室可以有,但得重新續娶,并且繼室所生之子是要低于原配所生的。退一步講,不那么嚴格,就讓呂氏扶正了,但其扶正后生的孩子才屬于嫡子,而朱允炆的身份仍是庶子。
不過朱元璋考慮到立朱允炆為繼承人后,就不用擔心外戚勢力做大。基于這種想法,再加上朱允炆在太子朱標患病后盡心侍奉,在朱標去世后更是因過度哀傷而消瘦,皇爺爺看了好感動,親自出面安慰他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
最終,在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朱元璋帶頭違反了自己《皇明祖訓》“有嫡立嫡,無嫡立長”的誓言,在朱標去世的同年立朱允炆為皇太孫,朱允炆就這樣幸運地成為大明的新一任儲君。而那個倒霉的朱允熥在朱允炆登基后被封為“吳王”,吳王曾經是朱元璋稱帝之前的封號,按理說不應當再授予他人了,但可能是對朱允熥的一種補償吧,朱允熥成為了明朝唯一的一位吳王。

四、只能做到這兒了

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年),朱允炆終于成為了皇帝。朱允炆是朱元璋晚年悉心培訓的皇帝,為了能讓這位年幼的孫子挑起江山的重擔,朱元璋在立其為皇太孫的第二年也就是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掀起了明初四大案中的最后一件大案——“藍玉案”,一連誅殺了十三位開國功臣武將。
分別是:涼國公藍玉、開國公常升、會寧侯張溫、鶴慶侯張翼、普定侯陳桓、景川侯曹震、舳艫侯朱壽、懷遠侯曹興、全寧侯孫恪、沈陽侯察罕、西涼侯濮興、宜寧侯曹泰、支平侯韓勛、徽先伯桑敬、東莞伯何榮。朱標還在世時,這一批人都可以算作其手下的軍功集團,但是朱標能夠控制住這些軍功集團,不代表朱允炆能控制住這些軍功集團,更不用說藍玉這位悍將了。所以為了老朱家的天下,這些人必須死。
做完這件事情后,朱元璋對于功臣武將的問題已經不再擔心。然而朱元璋這位戎馬一生的皇帝其實心里知道他寶貝大孫子擔心的“不在顓臾,而在蕭墻之內也”。
當年誅殺藍玉時,朱元璋還下令蜀王從成都趕到南京觀刑,為什么是蜀王,因為他是藍玉的女婿,朱元璋特地讓蜀王前來觀刑,其中的深意想必蜀王和其他沒來觀刑的諸王也都懂得。后來朱元璋又分別賜死周王的岳父——開國名將馮勝,被朱元璋稱為“論將之功,傅友德第一”的晉王的親家傅友德。同時,朱元璋又將藩王的俸祿和職權進行大規模的壓縮削減,并且還規定未經皇帝允許諸王不許進京,就算皇帝允許諸王也只能一個個的進京,不可同時進京,嚴禁諸王之間交通往來。
然而朱元璋也只能做到這兒了,手心手背都是肉。雖然為了大明江山穩固,不得不委屈一下兒子們。但真要痛下殺手,慈父朱元璋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至于以后怎么辦,“允炆,皇爺爺只能幫你到這兒了,以后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了”。

更多明朝歷史故事可見于時拾史事的《一看就停不下來的明朝史》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好男人资源视频-好男人资源-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