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言 / 待分類 / 老年孤兒?別這么刻薄,請叫我們“無子樂...

分享

   

老年孤兒?別這么刻薄,請叫我們“無子樂齡人士”!

2021-05-02  譯言

譯言·譯眼看世界

如果你剛好單身又沒有孩子,那么下面這些量身定做的恐怖故事,相信你一定已經耳熟能詳:等你老了就會很悲慘的,你會無家可歸、孤苦伶仃、孤獨終老……或許是唯恐單身人士已經聽到麻木,美國近年興起一套更聳人聽聞的說辭——“老年孤兒”,意指單身無孩人士年老體弱時無人照料,猶如孤兒。

對比國內常用的“孤寡老人”的稱謂,“老年孤兒”這一描述顯然更添悲情色彩。配合某些聳動的標題“自由慣了的嬰兒潮一代或將成為'老年孤兒’,要狂野自由?年輕時很爽,年老時很不爽!”,還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兒。然而,單身人士請稍安毋躁,婚育人士也暫別高枕無憂。剝開收割焦慮的外衣,這個新概念下仍有相當嚴肅的議題值得我們探討。

01

數字上的老年孤兒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等媒體報道,瑪麗亞·托羅拉·卡尼博士針對老年孤兒進行的研究顯示,美國65歲及以上人士中有22%面臨淪為“老年孤兒”的風險——這些人既沒有配偶,也沒有兒女,因此在需要幫助時很可能無人照料。

我們能直觀感知到這個數據并非夸大。越來越多的美國人過著單身生活,越來越多的成年人(無論單身還是已婚)膝下猶虛。即便是育有子女,家庭規模也在縮小。這意味著未來能夠照顧老人的成年子女越來越少,能擔此重任的兄弟姐妹、表親等親屬就更少了。

02

誰會成為“老年孤兒”?

請先回答以下兩個問題:如果你已婚已育,是不是就一定老有所養?如果你不婚不育,是不是就注定晚景凄涼?

答案都是否定的。結婚了也有可能離婚或者喪偶。如果這兩種情況都沒有發生,即便你比配偶先行一步,也不意味著你的配偶就一定會在身邊照顧你——配偶可能需要你同等的照料,甚至更多,又或者根本不太懂得照顧人。

無論已婚還是單身,為人父母者可能也會發現,養兒并不能防老。子女長大之后可能會忙于工作、兒女或者其他,也可能住得很遠,又或者本身就關系疏離。

也許更有趣的是,研究發現人們婚后會變得相對孤僻。與單身時期相比,他們婚后更少聯系兄弟姐妹和父母,也更少關心朋友和鄰居。值得注意的是,我們不能將這種變化歸咎于生兒育女,因為丁克人士也會在婚后疏遠家人和朋友。那么,理論上,單身長者有可能比已婚長者保持更多的人際聯系。

但我們也不能完全倚靠理論假設。針對澳大利亞、芬蘭、荷蘭、西班牙、英國和美國六個國家的65歲及以上人士,研究人員試圖找出社交網絡最有可能受限(相對小型)的組別,結果發現,沒有子女的長者,無論已婚還是單身,往往社交網絡更狹窄。但研究同時發現,一直單身且沒有子女的女性,她們的社交網絡尤其可能不受限制,尤其可能包括朋友,六個受訪國家中五個國家均是如此,澳大利亞除外。(然而,另一項針對澳大利亞更年長單身女性的研究發現,她們在社會團體和志愿者中尤其活躍。)

03

如何為安享晚年做準備?

我曾出版一書《我們現在如何生活:在21世紀重新定義家居和家庭》。寫作期間,我跑遍全國拜訪別人的家,了解他們的生活。我想知道他們是否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地方、自己的空間、自己共同生活的人,也就是,他們的“生活空間”。其中一章《新式老年時期的生活空間》是探討人們在老年時期的生活方式的,這一章的副標題是《拒絕養老院!》。值得注意的是,受訪者紛紛表示,他們不想最后被送進養老機構。

我的受訪者遠未失去自理能力,也一早就開始尋找新方法對抗“老年孤兒”的風險。有的長者打算與別人結伴生活,也有很多長者希望在能力范圍內盡量獨立生活,因此想出了很多新法子。

以下是我在研究中發現的一些長者的生活方式——盡管他們終身不婚不育,也不至于淪為老年孤兒。

  • 搭伙生活。長者搭伙的對象可能是朋友,也可能是搭伙之后才逐漸熟悉的新相識。他們的目標不僅僅是分攤費用,而是分享生活。你可以理解為老年版的《黃金女郎》。

  • 多代同堂,或與兄弟姐妹或其他家庭成員合住。有別于過往老來從子的墨守成規,新時代的長者坐鎮大家庭完全出于深思熟慮的自主選擇,認為這是對自己最好的選擇,而非對社會期望的盲從。新式之處還在于,家庭成員重視團圓也重視隱私,比過往舊式大家庭更強調個人時間和空間。

  • 共益社區。入住共益社區的長者可能擁有自己的房子,也可能和別人同住,重點是左鄰右里都愿意參與長者的生活,比如偶爾分享餐食和共同打理社區。實現形式包括共住社區等多種創新形式。

  • 長者社區。有些長者入住專為55歲及以上(或62歲及以上)人士而設的社區,或者在房車營地等區域建立自己的長者社區。

  • “希望草地”的榮譽祖父母。“希望草地”是一個由收養家庭組成的溫暖社區,致力于照顧寄養及收養兒童。各個收養家庭的父母之間都真正了解收養生活中的快樂和挑戰,孩子之間都是友好的玩伴,而成為榮譽祖父母的長者會為這里的父母和孩子提供幫助,也會收獲整個社區所有人的愛。

  • 二人社區。長者可以在保持自住的同時與好友建立一個緊密的二人社區。比如,兩名單身女士可以同住一套聯排別墅,中間用車庫隔開,這樣就能同時保持隱私和社交。又比如,兩名喪偶的女士相鄰而居,她們可以整天待在一起,但互不干涉對方私隱。

  • “友鄰村”計劃。有些長者沒有加入共益社區,也沒有住在好友隔壁,但也可以通過注冊加入當地“友鄰村”計劃,在有需要時獲得幫助。該計劃專為喜歡獨居的長者而設,提供出行接送等日常雜務幫助,同時也為感興趣的長者提供社交機會。

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關于老年孤兒的報道中,一位老年病學教授建議,當長者所需幫助超過“友鄰村”等項目的能力范圍時,他們可以考慮聘請住家看護。這是一個很好的建議,我的幾位受訪者也有類似想法。然而,現實層面至少面臨兩個挑戰:其一,不是人人都雇得起住家看護;其二,正如麥克阿瑟天才獎獲得者樸愛珍在其著作《尊嚴的時代》中所述,面對美國的老齡潮,我們缺乏足夠的人手來應付老齡人口的護理需求,也缺乏相應的人力和政策性基礎設施以支持不斷增長的需求。但通過這本書,樸愛珍成功引起了大眾關注,并逐步接近她的冀望:“一場災難級國家護理危機的開端,實際上也可以成為各級積極轉型的一個重大機會。”

04

禮貌用語

網站“無子樂齡”發聲呼吁:“請注意您的用詞,請不要叫我們老年孤兒。”網站成員詳細指出了這一諢名的諸多問題,例如:

  • 不準確,孤兒是指沒有父母的人,他們不是。

  • 利用了老年人像孩子一樣的刻板印象。

  • 充滿了憐憫、嘲諷和污名化,剝奪了長者的權利。

  • 年齡歧視。

我再補充一條:單身歧視!

正如網站所言:“請叫我們'無子樂齡人士’就行了,謝謝!

原文鏈接: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living-single/201610/elder-orphans-real-problem-or-new-way-scare-singles

原文作者:Bella DePaulo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好男人资源视频-好男人资源-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