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讀紅樓 / 待分類 / 柳如是:亂世佳人的愛恨糾葛與家國情懷

分享

   

柳如是:亂世佳人的愛恨糾葛與家國情懷

2021-05-01  少讀紅樓

若出身青樓仍能被人欣賞才情,呵護靈魂、若能被偏愛,不顧庭院深深,家族是非、若能在末世中得一知己,不怕世道險惡,人言可畏,不怕辱沒門楣,不怕遭人非議,若此生沉醉于賭書消得潑茶香,若能就此吟詩作對,徜徉于湖光山水之間:當靈魂一拍即合時,年齡是否就成為不足為道的擇偶標準?

身為秦淮八艷之一的柳如是,本名楊愛,后因漂泊流浪,自嘆取名楊影憐。柳如是出生于萬歷末年,因喜愛辛棄疾詞:“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故改名為柳如是。

柳如是幼時聰穎好學,能賦詩詞。奈何家境早年沒落,父親柳養吾涉案被魏忠賢亂棍打死,后被長兄楊潔儒收養,后被賣為妓,輾轉為江南名妓徐佛收養,徐佛教會她女紅與琴棋書畫。不久時柳如是被年逾花甲的周大學士贖出,納為侍妾。

本以為自己將擁有自由之身的柳如是,卻在周大學士的其他妻妾的嫉妒之中又被逐出家門,為了生計不得已又操起舊時青樓事業。就是在這期間她結識了“半個”知己:陳子龍。和陳子龍賦詩月下,你唱我合的愜意生活并沒有持續很長時間,就被陳子龍的夫人張氏的攪局打破。

心灰意冷的柳如是在很長一段時間并未開展新的感情,將擇婿標準一抬再抬,只是常著儒服男裝,與東林黨人闊談時局,把酒言歡,飲七分醉,又朗聲而笑,作豪氣逼人之句。

或許緣真個妙不可言,就在柳如是以為再難遇良人時,卻遇到了東林黨領袖錢謙益。錢謙益字受之,號牧齋,文名頗著,原朝廷禮部侍郎,28歲即得探花,是江南一帶有名的才子墨客。

錢謙益曾在其居住之半野堂之處以“如是我聞”之名另起樓閣,將其命名為“我聞室”來呼應柳如是之名。柳如是深感其情,并愿意在妙齡時嫁給當時已年過半百的錢謙益。雖然錢謙益已經年過半百,兩人相差36年出生。

介于柳如是青樓身份還是有很多人對錢謙益的選擇頗有說辭。但是真正相愛的人又怎會為流言蜚語所動搖?那份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的死生契闊,無關肉欲,無關名利,是純粹靈魂間的惺惺相惜,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的偏愛,是讓宣紙落詩走筆溫柔,是江南煙雨中比墨畫山水更美的第三種絕色。

“海內如今傳戰斗,田橫墓下益堪愁。”柳如是并不是只賦傷春悲秋之詞的柔弱女子,她同李清照一樣具有“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的氣節,也有不輸陸游:“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夜闌臥聽風吹雨,冰河鐵馬入夢來。”的家國情懷。

但她骨子里又是個頗有溫柔意味的小女孩:“莫道無歸處。點點香魂清夢里。做殺多情留不得,飛去。愿他少識相思路。”若共此類靈動韻味之女子共度余生,又怎忍讓她疊被鋪床?

錢謙益政治作為暫且不論,或許他真的胸襟不比柳如是,甘心做貳臣,有“水太涼”等荒唐言論。但愛情的誕生不就是“非如此不可”嗎?在殘余世界,山河破碎,朝代更迭之時才有最真的頌歌,如暮色般美好而又無所顧忌。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縱使亂世大風起,他們的軀殼終究太過輕盈,空如柳絮漂泊繾綣難以安生,但兩人的心是緊緊相連,青山綠水長存百年,愛意至死不渝。

公元1647年,錢牧齋因暗中勾連反明勢力而鋃鐺入獄,在獄中柳如是又問了大婚當日問過的三個問題:你不怕我出身青樓,辱沒門楣?你不怕庭院深深,家族是非?你不怕世道險惡,人言可畏?錢謙益仍同那天回答一般,滿眼深情告訴柳如是,說:我不怕。他告訴柳如是最愛她語笑嫣然的樣子。

這次,不只有柳如是一個人等他回去:柳如是懷有身孕。這使本打算有絕命之念的錢謙益放棄輕生。1659年,立秋,江蘇常熟。柳如是與錢牧齋新筑紅豆莊,暗中與反清勢力相互聯系,以接應鄭成功再度北伐。

但好景不長,衰敗的殘陽終難受光于天下照四方。很快北伐再度宣告失敗,錢謙益心灰意冷,痛吟“忍看末運三辰足,苦恨孤臣一死遲。”此時的錢謙益是否后悔沒能如柳如是所愿她殉夫,他殉國?

我們生來孤獨,赤條條被拋入紅塵,六根不凈,我們一生太閑,閑得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待到浮華落盡,葉黃秋深,能回憶起的人還有誰?

紅豆樹大約20年才開一次花,生命稍縱即逝,況且這亂世風云,又能有幾個20年?但柳如是等到了,短短20年和錢謙益攜手浮沉,同甘共苦,若此生能共君白首,死又有何懼哉?

作者:江海逢,本文為少讀紅樓原創作品。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好男人资源视频-好男人资源-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