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戶3167a8id / 待分類 / 那遠去的勞動號子

分享

   

那遠去的勞動號子

2021-05-01  新用戶316...

“石油漢子,喲嘿喲嘿,一聲吼啊,喲嘿喲嘿,嘿!地球也要,喲嘿喲嘿,抖三抖啊,喲嘿喲嘿......”這是老電影《鐵人》里,王進喜帶領鉆井工人喊出的勞動號子。

不由想起遠古先民嘹起的古歌古調,早年間莊戶人雄渾有力、激越粗獷的勞動號子,每每聽來總是激動人心,它給人以澎湃的激情和勇往直前的力量,令人久久難忘。

最早的勞動號子,應該是選自《吳越春秋》的《彈歌》。《彈歌》是反映春秋戰國時期吳越先民狩獵生活的古歌,全詩僅兩行八字:“斷竹,續竹;飛土,逐宍(ròu,同“肉”)。”彈(dàn)歌,是為用類似彈弓武器發射而吆唱的號子。意思為:砍伐野竹,連接野竹;打出泥彈,追捕獵物。寫出了古人從制作工具到進行狩獵的全過程,哼唱時音調短促有力,節奏明快,需要古音古調加上修飾音、拖腔,更能表現出那種鏗鏘張揚、雄壯豪邁的氣概。

還有一首《擊壤歌》,是上古先秦時期記錄下來的號子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全詩僅有23字,反映出堯舜時代先民那種坦蕩恣意、優哉游哉的生活方式,只可惜沒有流傳下來吆喝時那種古樸蒼遠的音調。相傳是堯舜時代,一位八九十歲的老人邊敲擊土地打拍子,邊抑揚頓挫哼唱的:太陽升起了,我開始勞作;太陽落山了,我回家歇息。打一口井,就可以飲用;種二畝田,就能吃全年。這樣悠閑自在的日子喲,帝王的權力再大,對我來說有什么用呢?

我國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詩經》里,也有類似勞動號子的詩,最典型的即是《國風·魏風·伐檀》:“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猗。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這是伐木工人伴隨著有節奏的伐木聲,坦蕩不羈、痛快淋漓吆喝出的勞動號子,既是對勞動創造財富的贊美,又是對不勞而獲的剝削者的嘲諷。后來,中央音樂學院師生為此譜了曲,加上感嘆詞、拖腔,哼唱起來更有韻味。

而另一首《魏風·十畝之間》就比較輕松了:“十畝之間兮,桑者閑閑兮。行與子還兮。十畝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與子逝兮。”這是一群采桑女哼唱的號子詩,該詩勾畫出一派清新恬淡的田園風光和輕松愉悅的勞動場景。古時喊唱起來應該有古風古調,加上滑音、假聲和悠長的拖腔,一唱數應,此起彼伏,既活躍了氣氛,激發了干勁,又傾吐出心中種種塊壘,喊唱出悠閑舒愜的心情,美哉妙哉也!

到了現在,勞動號子有的地方叫“吆號子”,有的則稱“喊號子”,完全是伴隨體力勞動而來,是與勞動節奏密切配合的民歌,有的有曲調有歌詞,更多的則完全是樂曲和拖腔。勞動性質不同,號子種類不一,比如搬運號子、工程號子、農事號子、船漁號子等。節奏韻律也不一樣,有長調有短調有平調,嘹唱形式也不一而足,有獨唱、對唱、齊唱、一唱眾和等,都是為鼓舞士氣,振奮精神的。

小時候,我在鄉下老家經常聽到父老鄉親嘹唱勞動號子。日常農事鄉人總不能埋頭悶聲干活,往往要嘹起號子,一來鼓勁加油,二來也是消遣解悶。年跟前,莊戶人家舂米打年糕時,邊打糕邊唱著《舂糕謠》:“哐當哐當,舂年糕呦羅,家家戶戶舂年糕,圍呀圍著那大倒臼,嘿呦嘿呦舂呀么舂年糕咧。農家院里歡樂多,哐當哐當舂年糕,舂了年糕蒸年糕,年糕年糕年年高,哐當哐當哐當當,嘿喲嘿喲黑喲喲……”隨著那哐當哐當聲和有節奏的“嘿喲嘿喲”號子,打糕的活計在輕松愉快中完成了。

打鐵也有號子,節奏感更強,大錘小錘要配合默契。一般是使大錘的師傅領著用小錘的徒弟,“嘿-喲、嘿-喲、嘿喲嘿喲、嘿喲嘿喲嘿喲.....”先輕后重、先慢后快、先正打后反打,錘錘打在點上。唐代大詩人李白在《秋浦歌》里,描繪了打鐵和喊號子的情景,“爐火照天地,紅星亂紫煙。赧郎明月夜,歌曲動寒川。

有一年,我們家蓋房子,請村里的二麻子叔帶著他的小包工隊來幫忙,打地基時要打夯。那二麻子叔膀闊腰圓,黑鐵塔一般,自然是打頭夯,由他指揮協調,先喊將:“拉起個夯來!”眾人抬起石夯喊將起來:“喲喲嗨!喲嗨呀一個喲嗬嗨,啊嗨喲一個喲嗬嗨喲,嗨嗨呀呼兒嗨!”二麻子領喊:“伙計們哪,加把勁呀!”眾人回應:“加把勁呀!喲嗬嗨!”領者又道:“角角棱棱要打到呀!”眾人:“要打到呀,喲嗬嗨嗨!”二麻子喊:“高高地抬啊,穩穩地放啊!”眾人應道:“穩穩地放啊,喲嗬嗨嗨!喲嗬嗨嗨!”接著是東西南北中,都一遍遍打實,“東打龍王東大海,南打觀音普陀山,西打如來雷音寺,北打唐王飲馬泉。上打玉帝靈霄殿,下打閻王鬼門關。東西南北都打到,再打西京古長安,喲嗬嗨嗨!喲嗬嗨嗨......”

喊號子不光喊給自己、喊給眾人,也有給牲口喊號子的。“荷鋤莫道春耘早,正是披蓑叱犢時。”“老翁七十猶強健,沒膝春泥夜叱牛。”耕田耙地、打場放牛,牛把式經常給老牛們哼唱號子。做農活時,農人悠閑地或坐或站在耕具上,鞭花當空炸響,悠長悠長的吆牛號子漫了起來,“嘿-哎——咾咾嚎——,嘿-咾咾——嗷——嚎——嘿咾咾......”時而粗烈烈,時而輕柔柔,有催促也有鼓勵。放牛時牧童也唱“喚牛號”,“噢噢噢,牛來哎——喲--啦啦啦——啦——哎嗨喲——噢噢——牛來哎.....”伴隨著清亮亮、綿長長的號子,牛們甩著尾巴,踏著薄暮,與騎在牛背上的牧童一起,融進晚霞的余暉里。

我上中學時,每遇體育比賽特別是拔河比賽,也常喊號子為同學們加油助威。記得我們的班主任老師很會喊號子,他帶著男生女生啦啦隊,隨著他既有節奏又有力的手勢,喊著老師自編的《拔河歌》,給參加比賽的隊員鼓勁加油,“一、二,嘿!一、二,嘿!同學們使勁兒拽,一根繩一條心啊,團結協作巧用勁!嘿喲嘿喲、嘿嘿喲,比賽到了節骨眼哇,嘿喲嘿喲、嘿嘿喲,呼聲震天敢爭先啊!嘿喲嘿喲、嘿嘿喲......”只要有他給我們呼喊拔河號子,我們沒有不贏的。

曾有一個班的班主任是女老師,不服,也拗不過學生們慫恿,拔河比賽時她也帶著為隊員喊號子,那聲音尖亮綿柔,逗得學生們忍俊不禁,嘻嘻哈哈,松松垮垮,結果泄了氣,一敗涂地,被傳為笑談。

而今,很少聽得到勞動號子了,倒是懷念那抑揚頓挫、壯懷激烈的號子聲,那芳華歲月的朦朧片段、不老記憶,釀成了一杯醇厚的老酒,總讓我品味不已。

-作者-
劉琪瑞,男,山東郯城人,一位資深文學愛好者,出版散文集《那年的歌聲》《鄉愁是彎藍月亮》和小小說集《河東河西》。本文首發古詩詞日歷(gushicirl),轉載請注明。

遇見是緣,點贊點亮在看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好男人资源视频-好男人资源-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